萬慶良 男,漢族,1964年2月生,廣東五華人,1986年11月入黨,1984年7月參加工作,華南理工大學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畢業,在職研究生學歷,管理學博士。現任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
萬慶良
  新京報訊 昨日下午3時55分,中紀委官網發佈消息稱,“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與此同時,廣州市政府官網的“頭條”、“二條”,均為萬慶良的政務活動報道。“頭條”消息稱,萬慶良於6月26日到天河區就推進“穩增長、調結構”開展調研;“二條”消息稱,萬慶良在6月26日主持召開第二批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專題會議。
  這意味著,被調查前一天,萬慶良仍以廣州市委書記身份出席政務活動。
  系十八大後第32位被調查省部級官員
  初步統計,萬慶良系十八大以來第32位被調查的省部級官員,也是十八大後第3位被調查的中央候補委員。此前被調查的另兩位中央候補委員分別是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兼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永春。
  在萬慶良被調查之前,廣州市被調查的局級官員已不下10人,涉及廣州市交通委、國土資源局、人社局、地稅局、軍轉辦、協作辦等多個系統,如廣州市交委原副主任杜良英、廣州市國土房管局原副局長譚麗群、廣州市人社局原局長崔仁泉等。
  與揭陽窩案涉案人員有官場交集
  作為廣東本土官員,2008年任職廣東省副省長之前,萬慶良曾在揭陽市工作了5年(2003年至2008年年初),第一年擔任市長,後四年擔任市委書記。期間,他與揭陽窩案的主要涉案人揭陽原市委書記陳弘平、常務副市長劉盛發、副市長鄭松標等在官場上均有交集。
  萬慶良初任揭陽市委書記時,陳弘平是揭陽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後升任揭陽市市長,成為萬慶良的“搭檔”。萬慶良調任廣東省副省長時,陳弘平接任揭陽市委書記。
  劉盛發、鄭松標則是在萬慶良擔任揭陽市委書記期間,被提拔至重要崗位。劉盛發從揭東縣委書記,提任揭陽市委常委、副市長;鄭松標從潮汕機場籌建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提任揭陽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公路局局長、黨組書記,市機場辦主任。
  目前,紀檢機關已查明,陳弘平、鄭松標在揭陽市任職期間,先後多次收受他人賄賂,數額特別巨大;劉盛發也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
  鏈接
  萬慶良的那些反腐語錄
  ●“我們睜開眼睛,看看別人也看看自己,給自己敲響警鐘,別把自己毀了。要掂量掂量反腐倡廉的重要性,不要因為個人貪腐,影響黨和國家事業,影響家庭生活,破壞家庭幸福。”
  ——據《廣州日報》報道,2013年,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在市紀委三次全會上強調
  ●“請大家首先從監督我開始,領導幹部從我帶頭,絕不插手任何土地、工程、項目、國有資產、招投標,絕不利用自己的權力為親友、為他人謀取私利,絕不追求特權、追求享受。”
  ——據《廣州日報》報道,2013年,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在市紀委三次全會上強調
  “領導幹部要提高素質能力,包括學習能力、創新能力、拒腐防變能力。”“今天我在此表態,如果今後有人打著我的名號辦事,第一要不理,第二要舉報,第三要查實。”
  ——據《羊城晚報》報道,在2013年1月10日廣州市委十屆四次全會閉幕會上萬慶良說
  ●“我要帶頭表率,有沒有按照中央、省委的要求來執行,有沒有插手工程、土地項目、城市容積率等方面?有沒有在選人用人上買官賣官、跑官要官?有沒有利用自己的權力謀私利?這三個方面,請大家監督我,發現問題,立即檢舉。”
  ——據《新快報》報道,2014年1月27日召開的廣州市十屆四次紀委全會上萬慶良如是說
  ●“‘德為重、民為天’,人民政府為人民。”“‘公生明、廉生威’。我深知,市長就必須乾凈幹事,堂堂正正做人。”
  ——據《羊城晚報》報道,在2010年當選廣州市市長時萬慶良發表感言說
  人物
  被查前發言“自我批評怕不辣”
  2008年,萬慶良44歲時,升任廣東省副省長,3年後任職廣州市委書記。此前,他歷經蕉嶺縣委書記、揭陽市委書記等職。
  萬慶良主政揭陽五年期間,有媒體報道稱他創造了“欠發達地區突破重圍”的“成功模式”。廣東省一名官員說,揭陽地理位置相對較偏,當時汕頭和潮州都想建機場,萬慶良說服了相鄰的幾個地區,“當時萬慶良花了很大力氣跑各個部委,最後潮汕國際機場落地揭陽。”
  自稱工作20年沒買房仍住政府宿舍
  昨日,新京報記者採訪數位廣州市民,他們說萬慶良在廣東省民間被戲稱為“600帝”。
  這個名字來源於2011年1月,萬慶良在“幸福廣東”的討論中說,“我們的觀念要轉變,從有住房變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還沒買房,現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當然,政府會補貼一部分房租。”
  而據介紹,當時,珠江帝景的市場價為每平米35000元。
  萬慶良特別喜歡體育。廣東省該名官員稱,足球、乒乓球萬慶良都愛玩,最大的愛好還屬於踢足球。他經常是帶著下屬一起玩,下去指導工作時,有了場地都會來一場足球賽。
  這名官員回憶,萬慶良從揭陽到省政府去做副省長的時候,還專門帶著廣東省政府的足球隊去和廣州市政府的足球隊比賽。“很是生猛,橫衝直撞,衝鋒在前頭,沒人敢攔他的球。”
  而在擔任廣州市委書記期間,萬慶良每年帶領的廣州市領導聯隊,都要參加廣州的國際龍舟賽,並連續3年獲得冠軍,被稱為“一哥隊”。但今年6月的年度賽事,不敵國際友人隊,首次無緣冠軍。
  “從生死存亡高度來加強防腐”
  事實上,作為一名“60後”省部級高官,萬慶良一直受到媒體關註。據媒體報道,萬慶良曾在多個公開場合對於黨員幹部的反腐敗問題發表過講話。
  《南方日報》曾報道,2012年8月9日,萬慶良在廣州市領導幹部黨風廉政建設專題學習會上發言稱,必須從“生死存亡”的高度來加強防腐,黨員幹部必須把廉潔自律放在重要位置。萬慶良強調說,接受人家1萬、10萬、100萬甚至1000萬,意味著將健康也搭進去,因為每次一說要檢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潰,這樣,身體怎麼會好呢?這樣不僅誤了自己和家人,還嚴重損害了黨的形象、執政和名聲。每個黨員都應該捫心自問,自己是否經得起檢查,經得起考驗。
  今年1月27日,中共廣州市第十屆紀律檢查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上,他更是主動邀請公眾監督,“有沒有插手工程、土地、項目,包括城市容積率?有沒有在選人用人上,買官賣官、跑官要官?有沒有運用書記的權力謀私利?這三個方面請大家監督我,發現問題及時檢舉。”
  在被調查前一天,據27日的《廣州日報》報道,26日上午,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主持召開第二批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專題會議。萬慶良在會上提到,自我批評要“怕不辣”,相互批評要“不怕辣”。
  媒體報道稱曾傳言其被調查
  此次萬慶良被調查,據媒體報道稱,或與揭陽窩案有關。
  媒體報道稱,紀檢機關查明,揭陽原市委書記陳弘平在揭陽市任職期間,先後多次收受他人賄賂,數額特別巨大。在2003年到2007年間,陳弘平與萬慶良一直是“工作搭檔”,併在萬慶良升任副省長之後接任其揭陽市委書記一職。揭陽當地盛傳萬慶良與陳弘平腐敗案件密切相關。陳2013年被調查後,萬慶良也一度被傳涉案受到調查。
  解讀
  專家解讀為何官員被調查前“仍在正常工作”
  “紀檢工作已嚴密到滴水不漏”
  十八大以來,不少官員被調查前一兩天,仍在正常工作。例如萬慶良,昨日,廣州市政府官網以及當地媒體都在發佈萬慶良6月26日的活動報道,意味著被調查前一天,萬慶良仍在正常工作。
  此前被調查的金道銘、姚木根、申維辰、杜善學、令政策同樣如此。
  中紀委6月19日發佈了杜善學、令政策被調查的消息,但6月17日,兩人都在出席政務活動,令政策帶隊調研“改善農村人居環境”;杜善學出席了省政府與國家電網公司的工作會商。
  中紀委今年2月26日通報金道銘被調查,而金道銘2月24日還出席了山西省委常委會。申維辰4月12日被通報調查,而4月10日,中國科協官網還在發佈申維辰的活動報道:“中國科協常務副主席、黨組書記、書記處第一書記申維辰3月26日到北京市密雲縣調研。”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許耀桐認為,如果說以前官員被調查前“消失”一段時間是“慣例”,那麼十八大以來,特別是三中全會以來,“被調查前仍‘正常’工作”已然成為新“慣例”,“這意味著沒有跑漏消息,組織紀律性、嚴密性均大幅提高。一旦跑漏消息,不僅嚴重影響以後的查案進度、力度,還有可能帶來外逃等後果。”
  “特別是紀檢系統的工作效率和嚴密性,可以說已經做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他表示,三中全會明確了紀檢體制改革的方向,要求查辦案件以上級紀委為主。一系列官員被調查前仍在“正常”工作,充分表明“查辦案件以上級紀委為主”得到了貫徹實施,“同時也再次‘解讀’了十八大以來一再重申的反腐原則,不管是誰,不管職位多高,只要涉嫌違紀違法,一查到底。”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姝 範春旭 李丹丹
(原標題: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被調查)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彩繪傢俱

nd51ndiy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